黄色的大章鱼鸭!

写手一只(๑•̀ㅂ•́)و✧,其实是个沙雕画手哈哈,但实在不敢发画,因为太丑了啊啊啊,欢迎小可爱们扩列(。・ω・。)ノ♡

利艾(3)

*一年前写的私设转世梗(混更www)


*小学生文笔!!


*巨ooc!!!而且很沙雕hhh




“你到底是谁?”男人凝视着他,“我们绝对见过.....”


“你.....” 艾伦顿了顿,说道:“谁啊?没事的话我就关门了。”


男人只得无奈离去。他叫利威尔,是一名高中教师,却因为没钱而外出打工,至于没钱的原因.....


“喂!埃尔文,什么时候把工资给我结了。什么?!下个月!你想让我饿死吗?喂!别挂电话啊!喂!!!你不是校长吗?喂!”利威尔不断的朝着手机怒吼,“嘁,挂我电话。这个秃子,我看你什么时候结工资。”


“利威尔!28区第10栋别墅,快去送货!”老板朝着利威尔吼道。


利威尔只得骑着他那小绵羊电动车送货去。


所有的老师同学,在暑假都很清闲,天气很晴朗,但却很热,道路上唯有一个身影,那就是利威尔。他已经累的上气不接下气。


“这是今天最后一个邮件,送完就赶紧回去。”他想着。“等等....艾伦.耶格尔?!怎么又是他?”


“艾伦.耶格尔先生,在吗?你的邮件又到了。”利威尔故意在“又”字上加了重音。


“怎么又是你?”艾伦打开了门,烦躁的说道:“能消停会儿吗?我还没开始研究历史,你就又.....”


“先生,这是你的邮件,不满意就算了,爱怎么嚷嚷怎么嚷嚷去吧。”利威尔把邮件交给他后甩下这一句就走了。


“嘁,什么人嘛.....这死鱼眼怎么这样?”艾伦不满的撇了撇嘴,“砰——”地一下关上了门。


艾伦走到了客厅,轻轻地撕开邮件,从纸袋里拿出了一本又厚又旧的羊皮书。小心翼翼翻着已经泛黄的书页。


“人类的希望.....吗?”他喃喃道,“传说是真的吗?巨人是存在的......”


艾伦一直搞不懂,为什么他的名字那么容易重名,以前就遇到过好多重名的人,连这本泛黄的书上都有自己的名字,还是人类的希望.....


“或许是巧合吧......”艾伦只能这么想了,再想下去,他就怕自己中二病又犯了。


“很久以前,当人类还在巨人的阴影下忍气吞声,人类的英雄出现了,他们分别被称为“人类希望”“人类最强”“人类奇行种”....”


“停停停.....是我打开的方式不对吗?这都什么鬼啊!奇行种?那不是巨人吗?”艾伦满脸黑线,硬着头皮继续看了下去。


“据说“人类希望”喜欢“人类最强”,传闻俩人有不清不楚的关系...”


“什么鬼?!怎么又八卦起来了啊!而且这不俩男的吗?这书有毒啊!”艾伦忍不住了,开始吐槽了起来,“正题!我要看正题!”


“有一次“人类希望”为了保护人类,决定冒险把超大巨人踢出来的洞给填上,同时,调查兵团的精锐部队也死了不少人......”


“正题!终于有正题了!”艾伦觉得自己都快高兴得360°旋转升天并找到传说的真实面孔了,然而......


“当“人类希望”把洞补上的同时,也竭尽全力的倒下了,正好身边有一群巨人,就在这个危机关头,“人类最强”挺身而出解救了“人类希望”以及他的小伙伴们,但因为当时人们还不知道“人类希望”能变身成为巨人,所以“人类希望”不得已被“人类最强”抓进了小黑屋,开启了两人♂私生活♂.....”


“这是在搞笑吗.....”艾伦最后发出一声凝重的叹息,随后突然大吼一声:“什么古书啊,见鬼去吧!!!”


显然,这本古书也不乏有八卦传闻啊。


【瓶邪】我似一个莫得感情滴杀手(1)

*特务组织设定​


​*表面菜鸟实际是王者瓶×表面导师实际啥也不懂邪(鬼

知道我脑子里在想些啥/尴笑ing)


*巨ooc​!!!辣鸡文笔!!!


我是吴邪。


现在我正准备执行一个任务,但是胖子突然让我带带一个刚来的“新手”,鬼知道这家伙又想搞什么事情,带个“新手”而已​,看我的眼神怎么那么叫人感到人不舒服......就像是明天我就会被拐卖一样,满脸写着怜悯。明明是大中午的,却让我打了个寒颤。


这个“新手”总是沉默寡言,就像是个闷油瓶,一整天下来说的话都不超过三句!!问他名字,我TM问了一个下午。我打了杯水,想递给他顺便套套话,增进一下感情,没想到这家伙喝完水屁都不放一个就跑了。把我一个人晾在这里,尴尬得我都快怀疑人生了。


“张起灵。”他突然一下子用着不大不小的声音说道。


起初我还一脸懵逼,心想这孙子又想搞什么幺蛾子。后面却又开始死缠烂打的求他说这三字的意思,就差没跟他在一个床上睡了。


我发现我还是太年轻了。


早上一起床就发现,旁边躺着个人。吓我一跳,我打算慢慢转身看看这人是谁,却被一双有力的胳膊死死抱住,他轻轻地在我耳边说道:“别动,吴邪。”


我一听顿时就愣住了,这不是昨儿胖子让我带的那个“新手”吗?直到现在我还不知道他的名字,只得唤他为“小哥”。说来也是气啊,这好像是我的房间啊喂,这小哥咋的睡着睡着睡我床上了......难不成他想劫财劫色?!!


哎呦我去,这可不行,小爷我起码也算是个职业特工,是有尊严的啊!年过二十却青春如花的佛系小帅哥啊!


绝对不行!!!!


“我说......这位小哥啊,这貌似是我的房间啊,”说着我又尽力扭动着身躯,希望能挣脱小哥的“钢铁手臂”。“能放开一下我吗?”


他像是又睡了过去,鸟都不鸟我一下的。这臂力太过惊人,我一大男人用尽全身解数,却是未能将这手臂掰走分毫。突然他睁开了眼,又说了句:“这是我的名字。”


啊啊啊???这位小哥你反应堪比火星撞地球啊,我再一次懵逼在了原地。什么名字?what?


就这么僵持了大约好几十分钟,我恍然大悟,他大概就是叫那什么“张起灵”吧。


说起来也奇怪,组织上没有任何关于这个人的资料,他就像是突然一下冒出来的,原本组织下达的任务仅仅是让我和胖子两个人去做,具体好像是在一个舞会上暗杀一个叛国者。咋的突然一下半路窜出个程咬金,把胖子给顶了下去。


我感觉越想越不对劲,伸出手好不容易拿到了放在床头的手机。打开一看,把我吓得心都凉了半截。


11:44


我的老天鹅啊!那舞会就在今晚举行,我却一点都没准备,甚至连作战计划什么的都没想​。我想,我大概闻到了死亡的味道了。


利艾(2)

*17年还是18年码的文(混更)


*辣鸡的一批


*小学生文笔


*ooc预警!!有转生梗!!


“啊?!!什么??!利威尔你....” 韩吉惊叫道。


韩吉的表现已经在利威尔的意料当中了,虽然这件事确实难以启齿,但是他实在是没办法了,最后还是想去请教韩吉,谁知韩吉正好路过。


“行了行了,告诉我该怎么做吧。” 利威尔有些烦躁了。


“既然你想告白,那么你得确认告白对象是否对你也有意思。” 韩吉认真的对利威尔说,“如果对方对你没有意思,即使你告白了也没用,但如果你们两情相悦.....嘿嘿嘿.....”


利威尔看着表情渐渐变态的韩吉,无奈的叹了口气,“他好像对我没什么意思.....”


“那你就是活该单身了,一大把年纪了,你就不怕再过个几年就再也找不到老婆了吗?” 韩吉幸灾乐祸道,“加油哦!利威尔大叔....”


话音未落,可怜的韩吉又被踹翻在地上。


“哦?你好像对我的年龄有意见啊.....”利威尔的表情逐渐阴沉了下来。


“不....不...不是....利大大....我错了....” 韩吉哀嚎道 。


“行了,其他明天说吧,我有点累了。” 利威尔用手按了按太阳穴,转身离去。


韩吉松了口气,叹道:“这矮子性格还真是一点都没变啊.....早知道就不惹他了,竟然让我帮他追老婆.......唉.....利威尔你等着.....”


说着掐了掐眉心,无奈的走回兵团了。


利威尔回到了寝室,他没有像往常一样地泡红茶,而是坐在椅子上沉思着什么。


半晌,他终于疲倦了,洗完澡后就睡觉了。


没有人知道他在想什么,也没有人知道那一天半夜是谁在哭。


——————这里原先想的是轮回梗(分割线www)————


“艾伦......吗....”一个男人站在大户人家的门前。

男人拿着手上的邮件看了一遍又一遍,“好熟悉的名字.....我认识他吗?”


他按了按门铃,接着说道:“请问艾伦.耶格尔先生在吗?”


此时从门里走出一个身材高挑的少年,浓眉大眼的,很是秀气,“我就是艾伦.耶格尔,有什么事吗?”


男人看呆了,脑海里不断想道:“为什么会这么熟悉,他到底是谁?”


“你认识我吗?” 男人首先问道。


“你是谁?” 艾伦不解的挠了挠头,“我不认识你啊。有事吗?没有事的话我就关门了,我还有好多作业没做完。”


“哦....是吗?看来是我感官出问题了.....对了,艾伦先生,这是你的邮件。” 男人有些不解的皱了皱眉。


“耶!太棒了!我要的历史文档终于寄到了!”艾伦突然激动了起来,原本漂亮的犹如翡翠般的眼睛显得更加好看,不过,过了一会儿,他又发起了牢骚:“话说阿明那小子寄个东西都要那么慢......唉....真是的.....”


利艾(1)

*很久很久以前码的了,可以追溯到17年了,因为最近在集训,所以没怎么码文,就来混更了www


*小学生文笔,辣鸡的一批


*有ooc!!





今天的月亮很圆,利威尔坐在石阶边 。皎洁的月光照到他那沧桑的脸庞 ,显得脸色越加苍白。


“ 利威尔班除却利威尔外全军覆没....”机械般的声音在他的脑内无限循环着。


“啊啊.....又想到他们了啊......” 利威尔自嘲地笑了笑,随后突然抿紧了嘴唇,颤抖的声音在风的吹抚下越飘越远,“为什么偏偏是他们!难道我的决定终将永远是错误的吗?我.....到底该不该坚持自己的决定......”


利威尔拿起酒瓶就灌向了自己,或许是希望把自己灌醉,明天醒来看到的一切都是最初的模样, 利威尔班......还好好的,一切.....都只是一个梦罢了。


一阵轻微的脚步声惊醒了还在沉迷于幻想的可怜人。


“谁?!”被别人打扰的可怜人把那脚步声当出气口了,“我告诉你,我现在心情很不好,如果有什么事明天再说,但是如果你得寸进尺,我不会介意让我的刀再染上一层血。”


“那个....兵长,是我....我....那个...我是艾伦。”少年青涩的说道,“我是想来找兵长聊会儿天的。”


“哦......坐吧。”利威尔一见是艾伦便也没有再发脾气,伸手拍了拍旁边的空地。


艾伦看着满地的尘土不知该怎么做,原本有洁癖的兵长居然坐在这里,“或许是他太伤心了吧”艾伦想道,随后他边坐下,边说道:“那么我就冒犯了。”


“今天月亮挺亮的。”艾伦忍受不了这种尴尬的气氛,随口说道,“是吧,兵长。”


“嗯.....”利威尔盯着皎洁的月光答应了一声,喃喃道:“那一天的月亮也很亮。”


“哪一天啊?” 艾伦好奇的问道。


“很久很久以前的事了 .....”利威尔说完后沉默了一会儿。


“是和谁啊?”


“你的两个前辈。”


“现在他们在哪啊?”


空气似乎凝固住了,这是利威尔最不想回忆的事之一。


“两个不听劝阻的人......”到最后他只艰难的吐出这几个字,毕竟他也不想再一次沉浸在更深的悲痛中。


“.....是吗...”艾伦把头转向了夜空,祖母绿的眼睛在月光的照耀下显得越加通透纯粹,“兵长.....我....”


话未说完,就被利威尔打断。


“行了,有话明天再说吧....”利威尔站起来,用手拍掉了

身上的尘土,说道:“如果有一天你暴走我是会杀掉你的,这一点你必须谨记在心。”


“是....兵长....”少年眼中闪过一丝悲伤。他知道自己在兵团中只是一个半人半巨人的怪物罢了,自己跟本没有资格跟兵长走在一起。


“那我先回去了....”艾伦说完便起身走了。

利威尔看着少年的背影。


“还不错.....”最后这常年板着一张死鱼脸的人竟然久违的露出笑容,虽然仅仅只有几秒,却被身后路过的韩吉看到了。


“哟!利威尔,原来你还会笑啊。我还以为你是个面....”话还没说完,利威尔便一脚踹飞了她。


“面什么?你再说一遍,我年纪大了没听清楚......”利威尔又走向了被他踹飞的韩吉面前。


“利威尔,好歹我也是你战友,你竟然....”利威尔瞪了韩吉一眼,“我错了....利威尔....哦,不对是利爸爸....你看我这么可爱的份上就放过我吧....”


“要我放过你也不是不行不过你要帮我个忙。”利威尔说道。


“行!只要是大大你说的,我韩吉就一定会赴汤蹈火,在所不辞,任劳任....”


“行了行了,其实也没什么事 ,就是.....”




【藕饼渣】



*不知道为什么就想码一篇文

*短的药命,虐文预警

*小学生文笔,ooc见谅


​哪吒发现这十几年来自己变得很奇怪。


​或许是因为本是魔珠,情绪总是阴晴不定罢。


“你个小娃子,咋的又拿窝出气嘞。”​太乙真人摸着被烧焦屁股,发着牢骚。


“小爷我最近比较闲的慌,当然是来找师父您来玩喽。”​他把玩着手中的毽子,一个完美的空中三百六十度旋转,将这毽子向着太乙踢去,大声喝道:“接好了!”


“哎呦我的小祖宗,窝算是服了你了 ​,噢呦噢呦,轻点撒!”


​哪吒看着倒地不起口吐白沫四肢抽搐的太乙真人,嘁了一声,转身走了。


“真无聊。”​


哪吒再一次走在了海岸边上,此时已夜色已晚,月光打在他的身上,影子被扯得很长,海浪声很响。


他掏出一只海螺,将这海螺捧在手心,轻轻地抚摸着,时不时放在耳旁,似是在倾听着什么,动作亲昵的就像是与情人在鬓边私语。


但这仅仅只是海螺。


哪吒或许永远都忘不了那一抹蓝色的身影,他的音容笑貌、一举一动仿佛都历历在目,想着想着,就算是皱着眉也那么好看。


他叫敖丙,是一条龙,是哪吒心心念念的一条龙,只可惜十几年前就已逝去。


第一次发画(怂的一批)

轰出

*原作向(但可能有点ooc)


*轰焦冻×绿谷出久


*熬夜产物,是小甜饼鸭!(大概?)


*文笔渣,超级短小,嘿嘿


﹉﹉﹉﹉﹉这是一条分割线﹉﹉﹉﹉﹉


“知道吗?深陷黑暗的孩子渴望的只是一抹光。”


绿谷曾在一本小说中看到过这句话。


“深陷......黑暗的孩子吗?” 他喃喃道。

眼前的这一人是否也陷入黑暗呢?


他不禁往前挪动了几步,眼底里全是他的身影。


“我会帮你的,轰君。” 就这么默默地觉定了啊。


他好像完全的浸入了自己的世界,以至于比赛快要开始都没注意。


“绿谷......比赛要开始了哦。” 他眼前这一人淡淡的说道。


“诶?!对不起对不起啊!嗯......是我注意力不太集中了啊,抱歉抱歉。”他连忙退了回去,还不好意思的挠了挠头。脸上不经意之间浮现一抹红晕。


“真可爱啊,小久。”轰焦冻咳嗽了几声,脸上也若有若无的浮现出些许笑意。虽然是这么想的,但就算是这么想也不敢这么说啊,毕竟这可是雄英一年一度的校运会啊,这么做很有失风度。


“那么,比赛开始!”


随着这一声令下,两人终于是清醒了,马不停蹄的开始了战斗。


直到绿谷的那句话响彻这整个运动场,轰焦冻释放出的冰,连同他心中那最后一道防线一样,被击破了。


“那也不是你自己的力量吗? !!”


“是啊......原来这样的啊......这是我的力量,自己的力量啊......”他不禁想到儿时母亲对他所说的话语,亲切的,温柔的。他并不恨他的母亲,因为他知道,这都是那个男人害的。可这一刻,他忘记了那个男人,忘记了仇恨,热情的火焰像藤蔓一般,缠绕着他,包裹着他。


“谢谢你,出久。”


那道光真的是很温暖呢。


轰出

医生轰×病人久


绿谷出久,一名重度抑郁症患者。而轰焦冻是他的主治医生。


作为一名医生,轰焦冻最擅长对付的便是精神类疾病 ,年纪轻轻便取得了不少治疗精神疾病方面的成就。可自从遇上了绿谷出久,一切都变了......


“哒——哒——”随着一阵阵清脆的脚步声,医生来到了患者病房的门前。


“绿谷,在吗?”医生问道,他边说着边敲了敲门。

无人应答。


他叹了口气,说道:“还是老样子吗?”


回应他的只有一片寂静,静到连羽毛掉落的声音都能听的到。


推开门,一位少年正安静的坐在书桌前,窗是开着的,唯有轻风拂过他的面庞,蓬松的头发随风舞动着。好像除了风之外,一切都静止了——连同时间一起。


医生似乎被眼前的事物弄的有些发愣,过了一会儿,他问道:“记得自己是谁吗?”


“记得......”少年说完后沉默了片刻,“但很抱歉,我不记得你是谁。”


他眨巴着明亮的墨绿色眼睛,显得如此天真无邪。

“欧尔麦特没来看你,你就变这样了吗?”医生无奈的叹了口气,走上前,半跪了下去,眼神里处处透露着温柔。他抚摸着少年的脸,说道:“我可是你的恋人啊.......”


没错,不久前他们还在热恋中,如果......没有那天发生的事,一切或许都还好好的......


轰焦冻看着绿谷,他多想一直就这么下去,可是正当他这么想着的时候,绿谷一把推开了他。


“不要过来......不......不行.......”少年眼里充斥着恐惧,泪水不由自主地流了出来。


真是......看着都让人心疼......


轰焦冻紧锁着眉头,不自觉的抿了抿嘴唇,他知道,自己最深处的东西正在颤动着——他的心。


他当然知道这意味着什么,这是他首次在做医生方面手足无措,因为,患者可是自己的恋人啊,换做是谁都会如此,他也是第一发现,自己是如此的无能。


“药物......已经没有作用了吗?”他想着。


﹉﹉﹉﹉﹉﹉﹉﹉﹉﹉﹉

超级短小!(有后续)第一次写文!!!求轻喷!!!